漫漫岁月里,期待的心情越来越浓

冬至过后,白天的时间一天比一天延长,说明一年之中二十四节气走完。将迎来下一次节气展现的轮回,这时,整个人好似从厚衣服里伸出头来,长长地舒缓呼吸,又好似从沉重冬夜帷幕下伸腰展臂后的畅快。

虽然偶尔有雾,出行不便。

但是,我仍然从这个冬的清冷里,嗅出了将要到来新春的气息,越来越年味十足。是呀,春节越来越近,我也越发盼望了。小时候是盼望过年的。

到快要过年时,爸爸总是给我们做新衣服,妈妈总是给我们做新鞋。偷偷地看了一次又一次,盼着赶紧到过年,好有新衣服新鞋穿。到那时,爸爸买回来的糖果,三姐总是偷偷特意给我留一块,盼着赶紧到过年就能每人分一份。

我家,爸爸妈妈和我们姊妹六位共八口人。那几年,妈妈有风湿病不能下炕,一家人的饭菜都是二姐做,小小的年纪就承担了一家八口人的做饭重任。二姐是默默奉献,肯于吃苦的人。

她还要上学,姐姐们有时间是帮她的,有时我也帮二姐烧火做饭,可是越帮越忙。还好,那时做的饭菜简单,玉米面的大饼子,高粱米饭,高粱面的窝头。油米面的口粮是在粮食本上供应的。

大姐是管理家里一切的,相当于总务。她总是起得很早,带着弟妹们捡煤渣,搂树叶,脱煤坯。勤劳的大姐,潜移默化地告诉我们怎样勤俭持家。

妈妈有病在炕上,也要求我每天写一篇日记,还要检查。爸爸下班回来就做外加工的活来填补家用。

平时节省下来的油和细粮,就是准备在过年时开荤。

盼着赶紧过年,是爸爸能亲自下厨给我们做油条,炸丸子吃,可好吃了,那味道现在也能回味无穷。小时候就是这样长大的。虽然生活节俭,快乐伴随身边,有亲情关照爱护,大家庭里其乐融融。

一心奔着长大,一心想长成大人,好快快地承担家里的责任。后来,自己成家立业,有了孩子。渐渐觉得每年期盼的春节也并不稀奇了,正月十五还没过呢,就恢复了如常。

忙着上下班,那残存的一点点年味,要使足了劲耸着鼻子嗅,还不见得留着余香。关键是盼着“年”能带来的改变,一年又一年过去,只是日子的寻常,什么也没有发生。年龄却悄悄增长,好像春节辜负了我那蠢蠢欲动,情真意切的盼望了。

去年的春节在山东过,是疫情留下我,今年也是如此。现在多了一份老家的牵挂。每当这时,老家的亲人电话,视频不断,春节的问候,嘱托不断,勾起对过年的盼望。

这里就是我的新家,儿孙,亲家在身边。锅碗瓢盆中撞击出的“乐曲”真切感受到了家的温馨,“年”便在自己心里的分量加厚。

眼下,有十多天就要过年了,“一年将尽夜,万里未归人”,这句诗最近时常在我脑子里徘徊,也对老家亲人浓浓思念。

原来古今都是一样,在人们血液里流淌着亲人的血脉。诗人远在家乡万里之外,思念难解。而我生活在当今大数据时代,能与亲人电话,视频也如在身边,真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