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年前没有大哥大,咱们是如许爱情的

亲戚们聚会的时候,我的表舅常常说:“现在的年轻人,谈个恋爱都那么难,结个婚要那么多钱。想当初,我就是用一只母鸡作为彩礼,就把婚事办妥了。表舅妈听了这句话,就气不打一处来:“你吹什么牛,要是当初我不嫁给你,你一辈子都打光棍。

在贫穷的时代,能够吃饱穿暖就很幸福了,对于爱情,似乎没有太高的要求。很多老年夫妻,连恋爱的过程,都省去了,只要两个人谈得来,结婚便是,连男方有没有房子住,都没有搞清楚。30年前没有手机,人与人的沟通很不方便,谈情说爱更不方便,我们是像以下这样恋爱的。

30年前,书信往来是比较普遍的事情。如果要和远方的人说什么,那就写一封信,装在信封里,贴好邮票,轻轻地放入邮筒,期待这封信可以尽快到收信人手里。在信的末尾,往往会有这样一句话:“见字如面。

看到文字,就可以想起他的容貌,就可以联想到他的心情,甚至可以“看到”他在认真写信的样子。信寄出去之后,就苦苦等待回信。要是对方回信了,就迫不及待地拆开,希望对方和自己一样,认认真真对待这份感情,用心写出自己的思念之情。

那些年,有一本书叫《情书集》,把一些优美、真挚的情书汇聚在一起,让那些想要恋爱的人,可以有借鉴的素材。其实,在一些书里,还会告诉你如何用文字打动对方。比方说,在信里留下“思念的泪水”,让对方知道自己在写信的时候,真的哭了。

那时候的信,真的很慢,从写信到收到信,往往要半个月,甚至二十多天。如果从写信那天开始算起,到收到回信那天,估计要一个月吧。等待一封信,这样的心情,真的令人难过,但是也很美好。

所有的期待,都是因为爱一个人,想起来都是幸福的。“我等你,不管等多久都愿意,只要最后等来的人是你”,这样的话,不就是那时候的情书么?写情书,真的很浪漫,比微信里的表情包浪漫一百倍,比朋友圈里的图片真诚一百倍。那时候,我们的生活范围很小,很多人一直在本村务农,连外村都很少去,偶尔去集市上逛一逛。

那么小的生活圈子,如何认识喜欢的人?想一想,还真的是一件难事。

还好,30年前,很多村里都有媒婆。当然,媒婆可以是上了年纪的女人,也可以是古道热肠的男人。

村里的媒婆,往往掌握了很多未婚男女的信息。哪两个家庭里的经济条件差不多,哪两个人的生辰八字比较搭配,哪些人的要求比较低,媒婆都一清二楚。

热心的媒婆,会主动去别人家串门,会看清楚未婚男人或者女人的容貌,也会记住他们提出的结婚条件。

当然,媒婆给别人牵线,往往不是免费的,一桩婚事办妥之后,媒婆多少要得一些好处。在我们村里,新婚夫妻会一起去感谢媒婆,提一些礼物给媒婆,甚至帮媒婆做新衣裳。还有一些懂得感恩的人,把媒婆当成了亲人,逢年过节都会去拜访。

媒妁之言,在30年前,还是比较流行的。在媒婆的介绍下,很多年轻人成家了,过上了幸福的生活。30年前,没有手机,如果仅仅是靠写信,是难以全面了解对方的,甚至会因为长期不见面,导致两个人“分道扬镳”。

因此,为了进一步了解对方,两个心生喜欢的人,往往会在一起聊天。在什么地方聊天?并不是现在的大酒店、旅游景区、更不是在手机里聊天,而是在田埂上、村口的大树下、小溪边、古桥边。在我的老家,村口有一条潺潺的小溪,小溪上有好几座石拱桥。

在阳光正好的黄昏,石拱桥上,常常有年轻人坐在一起聊天。夕阳铺在水面上,有鸟儿飞回家,古树的影子慢慢暗淡下来,这样的画面,真的很适合恋爱。

有的人,遇到了喜欢的人,就一直聊天。

月亮升起来了,星星也在天空眨眼睛了,他们还不舍得分开。我的表哥讲了一个笑话:“一个农村姑娘,看到父母割稻子很辛苦,就在村里放狠话,如果谁帮忙割稻子,她就嫁给谁。很快,村里来了三四个年轻男人来帮忙割稻子。

结果,稻子割完了,姑娘就找了很多的借口,把年轻男人打发走了,一个都不合适。第二年,姑娘故伎重演,又有几个年轻男人来帮忙割稻子。其实,表哥讲的笑话,也可以成为现实。

比方说,男人喜欢谁,但是不好意思表白,就找一个借口,去女方家里 帮忙干农活。一来二去,两家人就熟悉了,这桩婚事就靠谱了。大家在一起干农活的过程,往往也是恋爱的过程。

有的男人,一旦结婚了,常常会到娘家帮忙干农活,真正体现了“女婿也是半个儿”的老话。作为年轻人,如果喜欢谁,就可以坐飞机去看他,起码是开车或者坐高铁去,不会走路去。30年前,几乎没有高铁,也买不起小车,坐飞机的话,真的不敢想。

遇到喜欢的人,他多半会走路去看他,哪怕是走几十里路,翻过几座大山,也愿意。

还有的人,从县城坐拖拉机到乡下去相亲,然后从乡里走路到村里。真的是“有缘千里来相会”。

30年前的爱情,真的很简单,也很浪漫,要求也不高。如果你在30年前就结婚了,那么你一定过得很幸福,两个人一起白手起家,任劳任怨。苦日子熬出头了,未来的日子,更甜了。

随着时代的发展,我们都有了手机,可是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却更远了,恋爱的要求高了,分手也成为常事了,一言不合,就把对方拉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