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大后才领会,我妈在原生家园体验过几何痛

这个社会对女性有多不公平,你努力工作,被说成靠男人上位。你用心照顾家庭,被婆婆说成靠老公活着。就连你的穿着、样貌、年龄都要被人评头论足。

甚至,连你的出生,在重男轻女的思想下,都要被议论一番。

记得最新一季的奇葩说里,里面有个辩手小鹿在辩论的时候,以一封信的形式,说了自己小时候的经历。因为是女孩,爷爷奶奶没有那么喜欢,他们更喜欢哥哥。

这封信是现在的她写给小时候的她的一些话。她说,如果爷爷奶奶不喜欢你,请不要担心,那不是你的问题,是这个世界的问题。长大后,你就会明白,会有人因为你的努力而喜欢你,而爷爷奶奶不过是地球上的七十亿分之二而已。

很多人看了这段话,都很有感触。当我听这段的时候,我想到了我妈妈的一个故事。我想如果她当时能意识到这点的话,可能她的童年会幸福很多。

妈妈的那个年代,还是一个上学很珍贵的一个年代。爷爷在村子里是典型的重男轻女,为了要舅舅,爷爷曾经把生下来的第二个女儿送给了别人。为什么没有送走妈妈,是因为妈妈当时是家里的老大。

后来妈妈经常跟我说,为什么当初送走的不是我,这样的话,也不用小的时候一直看着他们的眼色生活。妈妈说,当时上学的时候,舅舅的成绩很差,可爷爷托人找关系、走后门,还是把舅舅供到了大学。而妈妈因为在上小学,因为一次意外的交通事故,就被爷爷勒令不让在上学,开始下地干活了。

妈妈当然知道是为什么,但她没有向爷爷说不。从那天开始,她开始了下地干活、打扫家务等一系列重活。长大后的妈妈,身体不好也是那个时候落下的病根。

记得我曾经上学的时候,被同班男生欺负。哭着回家的时候,我妈就对我说,他欺负你,你只会哭吗?你越哭,他就欺负你越厉害。你的退让对某些人而言是无意义的,在一次次妥协后,他们会开始习惯欺负你。

当你开始不再反抗的时候,他们就会做出更加变本加厉的事情。妈妈成人那一年,是正式来到城里,在爷爷饭店干活的那一年。

跟很多小姑娘一样,十八岁的妈妈也想吃一次蛋糕,给自己买一份礼物。

可饭店里的活太多了,她根本顾不过来。她跟奶奶提过这件事情,可奶奶很怕爷爷。因为在她眼里,丈夫就是自己的天。

跟爷爷在一起后,奶奶连自己的娘家都很少回。可能也是那段时间妈妈很辛苦,奶奶小心翼翼地向爷爷提了这件事情。爷爷却说:“一个女娃,迟早都要嫁人的,不要大费周章了。

现在把她带在身边,她还要怎样。妈妈的十八岁是灰色的,因为她忙了一天,在前厅端盘子、在后厨洗碗。舅舅的十八岁是红色的,他在饭桌上看着手上的技校毕业证,后面就是妈妈忙碌的身影。

在舅舅十八岁那年,爷爷送他的礼物就是已经托了关系,让舅舅可以直接去国企单位上班。我妈经常跟我讲这个故事,其实我出生的时候,从未感觉过爷爷奶奶的偏心。可直到后来舅舅结了婚、有了孩子。

在舅舅生孩子那年,我妹妹也出生了。可有了弟弟之后,爷爷总是喊他。可能就是那个时候,我开始明白妈妈了。

我突然觉得爷爷的爱,很有条件。这个条件即使时代更替、观念更新,他还是像个老古董不会做出任何改变。在我们子孙身上,依旧发挥得淋漓尽致。

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没有那么喜欢爷爷了。因为我知道,爷爷喜欢我,是因为没有孙子。而有了孙子之后,我自然显得没有那么重要,爷爷对妹妹也是如此,因为妹妹也是个女孩。

爷爷对弟弟的好,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事情。弟弟上学,爷爷就算再忙也会送他。弟弟成绩再差,爷爷也会说很好,已经很不错了。

可他却总是鼓励我,要好好学习,努力念书。我们吃饭的时候,爷爷记得弟弟所有的喜好,爱吃什么不爱吃什么,可我妹妹最爱吃的饭,他一样回答不上来。

记得,弟弟有时候会开玩笑,说要把这个菜给姐姐吃,姐姐要不吃,他也不吃。

爷爷就说:“姐姐不爱吃,你吃,吃好了长大才有力气照顾我们。弟弟总会特别搞笑地回答,怎么会呢,我跟姐姐说好了,长大了,我们会一起照顾你。

爷爷只想着让弟弟赶紧吃饭,根本不在乎弟弟说的什么,他每次听到这个回答,就说,真好,来快吃吧。

我不知道爷爷有没有想过,我们真的说过一起照顾他。因为在我们心里,他还是那个爱拉着孙子孙女到处炫耀的老头。还是会做特别多好吃菜的爷爷。

可为什么,他在听完这句话之后,没有夸夸我们呢?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有这样类似的童年,或者在某些环境里仍然面临着这种重男轻女的情况。这个世界上的很多人看不到女性力量,只觉得他们是负累。但现在的女性,她们有梦想、敢拼搏。

她们不需要任何人来首肯自己的价值,因为她们用实际行动告诉大家,自己就是自己人生路上的太阳。我们不需要讨好任何人,我们爱自己,因为我们可以用自己的力量去建设社会。我们爱生活,因为我们用自己的创意装点生活。

看见女性,看见力量。不评价性别,每一个男孩、女孩都值得被尊重、都值得被看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