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岁女童让妈妈生个二胎,说即使本人不在了双亲有人光顾

房间内的大灯已经关闭,只留下床头小台灯微黄的光温柔地撒在周然脸上。妈妈一直在床头紧握着她冰凉的小手。“妈妈,再生一个小弟弟或小妹妹吧,如果有一天然然不能陪你和爸爸了,还有他们照顾。

听到周然的话,妈妈强忍着泪水搂着她说:“然然一定会好起来,我们一家人一辈子在一起,永远都不分开。周然是个8岁的可爱小女孩,老家在黑龙江省方正县的一个村庄,她很爱学习,每天放学回家不等父母要求,自己就趴在小桌上,先把作业做完,看电视也是在爸妈允许的时间内。周然妈妈在饭店做服务员,爸爸在哈达海鲜批发市场送货,每天凌晨两三点钟就得开始工作,两个人每月的总收入七八千块。

一家人在哈尔滨租房,守着懂事可爱的女儿,日子虽辛苦也幸福,两个人都很知足。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谁也没想到女儿竟然遭遇如此不幸。

两年前周然身体不适,家人以为只是感冒,到医院检查发现比想象得严重很多,在医生的建议下转到哈尔滨血液肿瘤研究中心,经骨穿检查后,被确诊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从此就踏上了漫漫求医路。两年来周然经历了17次化疗,数次骨穿和腰穿。粗粗的针头扎在小小的身体里,周然疼得直冒汗,但是强忍着也不哭一声,一瘸一拐地走出手术室,周然抱着泪流满面的妈妈说:“我不怕打针,不怕吃药,也不怕什么腰穿和骨穿,我最怕的就是有一天会离开你们。

每次化疗像闯关一样,几种药一起用,给周然的身体带来巨大的伤害。吃不下饭,呕吐到胆汁都吐出来了;口腔黏膜溃烂,需要紫外线照射和上药帮助恢复。采血扎针对周然来说都是家常便饭,感染发烧更是常事,有时一天就得打七八瓶消炎药。

周然跟妈妈说生病后每天吃药都快吃饱了,每次化疗出院都得瘦五六斤。自从生病以来,周然好像突然就长大了,懂得替别人着想。有一次在医院化疗,点滴打到半夜,妈妈怕自己撑不住睡着了,就把输液报警器安上,但是周然不让妈妈放,她说报警器一响会影响到别人休息。

周然说:“妈妈,你累了就睡吧!然然能自己看药。妈妈迷迷糊糊醒来时,周然还坐在那里看药。周然原本是个开朗自信的小女孩,生病后变得敏感自卑。

因为化疗周然的头发都掉光了,她怕别人笑话,不愿再和朋友同学在一起玩儿。

每次出门不管再热的天,周然都要带上帽子。夏天去医院,她也戴着帽子,闷热让脑袋湿得像水洗一样。

有一次妈妈把周然的帽子摘了下来,她手捂着头,瞬间就哭了。看着大街上别的孩子扎着漂亮的辫子开开心心地背着书包去上学,再看看热得满头是汗,眼睛通红的女儿,周然的妈妈心里难受极了。

本以为熬过了这么多疗程,女儿会越来越好,可是事与愿违。

就在2020年12月24号,周然正要做第17次化疗,骨穿发现骨髓里也有异常癌细胞,而且是高危基因。

确诊是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继发的急性髓系白血病M5型,大夫说要想保住孩子生命,必须选择移植。周然爸爸周国建原本在海鲜市场送货,女儿生病后,周国建改行送外卖,因为时间相对自由,方便给女儿送饭。

周国建每天早晨五点起床给女儿做饭,一天三顿都要送,他也只能抽出空余时间去送外卖。周国建每天风里来,雨里去,夏天被雨淋得从头湿到脚,冬天脸和脚都被冻坏。有一次去楼上给顾客送外卖,电动车锁在楼下不见了,车子可是用来给女儿赚钱救命的。

当时周国建手里还有好几份没有送出去的外卖。

那一刻他无助又绝望,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遭遇这些,他抱着头蹲在车水马龙的大街上,眼泪哗哗地流。

周然爷爷奶奶在老家农村,靠种地生活。

每年采蘑菇季节,周然奶奶就会上山采蘑菇,然后晒干卖掉,把钱攒着给孩子治病。可是全家人的收入在孩子高额的医药费跟前依然是杯水车薪。周然天天盼着早点回到学校,能和小伙伴一起玩耍,她还想好好学习,长大了当一名医生,让患病的人早日康复回家。

周然妈妈说,有天晚上她梦到女儿穿着漂亮的裙子,梳着精致的小辫子,像普通孩子一样背着书包去上学,她笑着醒来了。如果您想帮助这个家庭,可长按识别二维码查看项目详情,进行捐助。如不能识别,可将二维码保存到手机相册,打开扫一扫,从相册中选取二维码进行扫描识别。

该项目由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发起,在民政部指定的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水滴公益”发起,并负责项目的审核、执行及信息反馈。该项目最终解释权归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所有。监督电话:010-58138033。

“感光计划”为公益摄影师、慈善组织、募捐平台搭桥,发布困境家庭的图片故事,助力募集善款。该计划是由今日头条携手中国摄影家协会与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中国人口福利基金会、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等具有公募资格的慈善组织联合发起的图片公益项目。如有困难,可私信“感光计划”官方头条号。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