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郿战争,马家军和中心军头天刚闹翻,第二天马步芳送特产、钻戒

——在听取前方归来的将官情况汇报后,胡宗南完全变了样子。他满脸变紫,鼻翼张得大大的,眼里闪着无法遏制的怒火……良久,才向裴昌会挥挥手:“你继续说,说!”裴昌会闭口不谈他的松怠和大意,历数马步芳的不是:“马家军隔着山头看到共军筑工事后,当夜就撤进山里去了,我没得到他们通知,当然一点不知道。枪响后我派人去联络,竟见不到一兵一卒!——我敢断言,马步芳确实有预谋,敞开口子让共军长躯直人我腹地,进而分割歼之!……”一切全明明白白了。

裴昌会的话彻底瓦解了胡宗南的意识能力——他的意识仿佛被一记猛击捣碎了,进散到休外了,在空间胡乱地飘浮着,再难聚拢一起形成一种什么系统的想法了。胡宗南无比懊恼之际,又接到国防部要他向北追击共军的电令,他知道是李宗仁的旨意,骂道:“李德邻要拖垮我,真个是狼子野心!”当即把电报撕得粉碎。叶霞翟责怪他感情用事,胡宗南扬手打了她一个嘴巴,此事成了他们夫妻感情分裂的启端。

不久叶霞翟提出一人飞台湾生活去,那是后话。1949年 7 月 14 口,蒋介石忽然又率领大批党政要员从台湾飞抵广州。自7月15日至 20日,蒋介石以国民党总裁身份,连续召开中常委会、中央政治会议联席会议。

5 天的会议,最后以中国国民党中央常务委员会的名义通过议案,设立“中央非常委员会”,决议规定:“非常委员会”为非常时期的最高权力机关,政府一切措施必须先经非常委员会议通过,方为有效——这样,蒋介石以国民党总裁身份兼任非常委员会主席,把不久前在表面上交给李宗仁的权力又收了回去,公开恢复了一人的独裁,不再幕后操纵了。

当蒋介石得知彭德怀即将西进时,吓得浑身发抖。接着,又一则电讯传来;平沪铁路恢复通车。

中共琼崖区委印发《关于目前斗争的紧急批示》和《关于迎接大军南下工作的再批示》,号召琼崖军民努力奋斗,迎接琼崖的解放。人世间民解放军宝鸡军管会和宝鸡市人民政府成立。一则则电讯,无情地噬咬着蒋介石英钟的心。

他觉得有无数只手在将他往深渊里推,仿佛眼前的地晃晃悠悠,高墙凸起,地板在倾塌……于是他不出门,不会客,终日躺在床上呻吟。躺在床上的蒋介石猛地坐起:“我刚当了中常委主席,意在改变作战局面,胡琴斋真不给我作脸,给我难堪!”阎锡山说:“主席不要生气,身体要紧……”蒋介石歇斯底里地闹了一通,想到彭德怀必大举西进,想到兰州,更想到新疆,前天他亲自让国防部给新疆警备总司令发电报,再次命令新疆驻军火速内调参战。他问:“新疆部队开拔了吗?”

阎锡山迟疑着拿出电报,说:“岷毓回电说,服从军令,但仍要开拔费。

“要多少?”“八百万。蒋介石听了,浑身瑟瑟发抖:“不是已给过一百万了?……他这是难为我,他执意按兵不动!”阎锡山沉吟片刻,又说:“他们提出一个口号,叫‘认庙不认神'……”

蒋介石啪地一拍桌子:“叛徒口号!叛徒口号!”三天过去,蒋介石的心情逐渐平静了,便又把阎锡山叫来。“据悉,共军复又集结,可能要继续西进,马家骑兵已于平凉地区做阻击准备。

“给子香、少云发报。阎锡山把秘书喊来了。蒋介石口述:“子香兄、少云兄钧鉴;扶眉战后琴斋部极需休整,兄等为确保西北之望,为各族同胞生存之望,兄等为举世英杰,为复国大业,不屈不挠,再接再厉,奋歼共匪尔……”

阎锡山试探地问:“马子香仍是西北长官公署代长官,正式任命他为西北军政长官一事,何时发布为宜?”

“你同德邻打个招呼,立即发布!”“少云任甘肃省主席之事……”青、宁二马在扶眉战役中,只是做了一个支援胡宗南的姿态,又很快悄悄后撤了。

这是马步芳对胡宗南未参战咸阳攻击的报复,也是马鸿逵原来设想“让胡宗南与共军作战”的具体实施。如今胡宗南大势已去,共军斩断了国民党中央军插向西北之手,西北再没有什么力量可与他们抗衡了。但他们又怕共军乘胜进击,便匆忙集中兵力于陇东地区。

他们认为:如部队继续后撤,势必造成共军直捣兰州、银川的不利形势,只有依仗六盘山一带有利地形,在平凉举行会战,挫败共军的进攻,方能由退为攻,扭转危局。平凉扼守甘肃与宁夏之咽喉,多沟壑峭壁,关山险要,惟有西兰公路贯通其间,因而,既是通往西北四省之要道,又是历代兵家必争之要地。在历史上,由平凉西征出战者,并非罕见;由这一线突破,发兵人关中者,也屡见不鲜。

所以,“二马”判断,解放军必沿西兰公路夺取平凉,打开进入兰州、银川之门户。虽然从天水西出也是一条要道,但因宝鸡至天水的铁路早已破坏,沿途山大沟深,不便于大兵团行动,不如沿西兰公路及其两侧西进更顺畅,更快速。当马步芳再次收到蒋介石发来的电报,正为受到领袖青睐而兴奋不已时,接着又收到被委任为西北军政长官的命令,更是欣喜若狂,头脑发热,狂妄自大起来——“青、甘、宁三省区域内的军队我都可调动、指挥了,近二十万兵马,有雄厚的实力与彭德怀争雄西北了!”

他同他的副长官兼参谋长刘任计算了一下: 自己的老底五个军、十四个师,共八万四千余人,其中八十二军、一一九军所属七个师,拥有6万人,是攻如猛虎、守若磐石的“铁骑”;宁夏马鸿逵有四个军、十三个师,共7 万2千多人,其中一二八军、十一军所辖六个师,近 5万人,虽称不上“铁骑”,但作战勇猛顽强,锐不可挡。

再加上西北军政长官公署直接指挥的三个军、八个师,共 3万5千人……刘任高兴地说:“我们现在的兵力是西北有史以来最强大、最雄厚的!”“我要西北部队联合作战,协力对敌。马步芳愈加自命不凡,“牢固建立西北抗共堡垒!”马步芳拍着胸脯说:“我马某人既受命于国家危难之时,就要拿出血本,力挽狂澜!凭我们现有的兵力,只要同舟共济,共赴危难,定能挫败共军,平定西北!”7月 24 日,马步芳让刘任赶赴静宁县青海兵团司令部,召集驻平凉地区师以上指挥官开会,共商平凉防御计划,邸制定“关山会战指导复案计划。——参加会议的有青海兵团司令兼八十二军军长马继援,参谋长马文鼎,一二九军军长马步銮;宁夏兵团司令兼一二八军军长卢忠良,十一军参谋长刘寄亚,八十一军军长马淳靖;中央军一一九军军长王治歧,九十一军军长黄祖勋,一二○军军长周嘉彬等高级将领。

会议一开始就是一番争吵。王治歧指责兴平失利,是由于友军没有及时支援造成的。黄祖勋更是直言不讳:这是地方军与中央军各保实力造成的。

“如此下去,各怀鬼胎,大西北非完蛋不可!”

刘任尽量缓和气氛,缓和矛盾,但仍争吵不休,无奈之下,他大声疾呼:“如今我们处境险恶,不战则亡,战或可生!眼下彭德怀气焰嚣张,步步紧逼,我们与其步步退让,坐以待毙,不如凭险抵抗,战中求生!目下最要紧的是内部精诚团结,同心同德,一致对敌!”“一致对敌,可有人总一致对内!”黄祖勋气愤地说,“照此下去,我军也不知哪天会被自己人吃掉!这是军人的奇耻大辱,更是千古罪人!”血气方刚而生性狂妄的马继援哪里吃这一套,他怒目圆睁,把桌子拍得叭叭响:“我们马家骑兵一直冲锋在前,奶奶的!坐山观虎斗的是中央军,千古罪人是中央军!”黄祖勋一脚踢翻桌子:“老子去广州评理,定将罪人千刀万剐!”马继援唰地拔出手枪:“你想临阵脱逃,你敢迈出这门坎,老子就毙了你!”中央军与马家军撕破了脸皮,刘任劝也劝不开,压也压不住,只好宣布休会。

中央军的几个军长都感到惴惴不安,以为轻者要受一顿斥责或辱骂,重者会因分裂军队或破坏团结而受到处置——非常时期编织罪名是很容易的事。但是,马步芳既没有斥责和辱骂,更没有处置谁,他送给中央军几个军长青海特产麝香、红花、人参果,又送给每个军长夫人一枚红宝石钻戒。

当晚与大家见面,开口便说:“诸位都是我的老朋友,见个面谈谈天机会难得。中央军老大哥很辛苦,为救国难嘛,暂时忍耐点吧,等把共军赶出西北,咱们再共享乐!听说这会开得很好,老大哥原谅大弟弟们一些不是,这使我很感动,更为钦佩!谁都知道,共军一闻黄军座名字便吓破了胆:嘉彬兄、治歧兄更是文韬武略。三位军座乃为西北中坚,今后更要精诚团结,共抗共匪,把西北变成坚强的抗共堡垒!”一席话,使得黄祖勋等人心里感到莫名其妙。

第二天,马步芳带领众人攀上山腰。众将官举目眺望,见山连山,山套山……悬崖峭壁,石岩陡立,一派森严恐怖!那前后壁立的山峰,仿佛高高插入青天了。从下到顶,全是苍黑的岩石,有的地方凸出来,好像要坠落一般;有些地方又凹了进去,如同里面有很深的岩洞。

马步芳笑呵呵地说:“总裁为保西北,电令我们奋歼共匪。平凉扼甘、宁之咽喉,为共匪必争之地。你们看这一线,山高沟深,到处可择险据守。

从战略上讲,共匪远离后方,供应困难,到这里又是长途跋涉,劳累不堪;而我们有兰州、银川为依托,供应方便,且以逸待劳,再有胡宗南部伺机而出……彭德怀胆敢西犯,定将他全歼!”马步芳继续说:“自西安失守后,共匪声势大振,目前我们只宜固守原防。就西北地理条件而论,甘、青、宁偏处一隅,地瘠民穷,这就利于我们争取时间,相机转守为攻……”第一案:集中优势兵力,以陇南兵团 (一二○军军长周嘉彬,一七三师师长李焕南,二四六师师长刘漫天,九一军军长黄祖勋,二二四○师师长沈芝生,一九一师师长廖风运。—一九军军长王治歧,二四四师师长陈焯,二四七师师长蒋汉城)在天水、秦安占领阵地。

马继援指挥的陇东兵团扼守六盘山。马敦靖指挥的宁夏兵团凭借固原一带有利地形阻止解放军西进。各部为了保持主动,避免决战,采取逐次抵抗手段,诱解放军深入。

各军务必把握战机,相机转守为攻,夹击取胜。第二案:为了保持主力,避免胶着,必要时要向临夏、定西、同心一带转进。以华家岭为轴,在该线占领阵地,以逸待劳,轮番夹击,歼灭解放军。

第三案:如果解放军冒险西进,对我不利时,我军为诱解放军深入,继续向兰州转进,占领皋兰山一带即设阵地,控制强大预备队,配合友军,围歼解放军,确保兰州。大家这才明白马步芳的来意。会上难以统一认识,在这里强行统一,并将强行实施了。

刘任对卢忠良命令道:“你指挥一二八军、第十一军,共六个师又一个骑兵团、两个炮兵营,于平凉以南进行防御,由四十里铺、安口窑、华亭地区,以平凉为中心,形成一个弧形防御地带,积极抗击共军主力!”“是”!刘任对马继援命令道:“你率八十二军、一二九军共七个师,由安口窑地区西移六盘山,待机实施迂回,从弧形防御地带之右侧——华亭、安口窑方向反突击,攻击共军右翼!”刘任又对黄祖勋、周嘉彬和王治歧说:“你们共守天水、陇西、定西等地,防止共军绕道进击!”“是”!。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