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总统叹为观止衡阳守军果敢,第十军浴血守衡阳,创作抗军史上的奇妙

坚守衡阳的守军是英勇的,衡阳人民付出了重大牺牲。---毛主席衡阳,中国唯一一座抗日战争纪念城!1944年这里曾发生了一场惨烈的城市攻防战,国军将士浴血坚守47天,重创日本中国派遣军之王牌主力第11军。坚守衡阳城之国民革命军第十军一万七千余名将士,杀伤日寇八万余,其中毙敌两万余,创造中国抗战史上的奇迹。

而率领国军将士死战坚守的正是第十军军长,方先觉。1944年,日军发动湖南会战,第九战区仓促应战,腹背受敌,6月18日,长沙陷落,国军溃退。日军占领长沙后急欲尽快南下,力图尽快打通南北交通线完成1号作战计划,而现在挡在他们面前最重要的一个战略要地就是衡阳。

衡阳地处湖南南部,是湘桂黔铁路和粤汉铁路的交汇点,交通便利,物产丰饶是整个湖南除长沙之外最重要的战略要地。日军此次大战的目的就是要打通粤汉铁路线,所以日军对衡阳,志在必得。同样,衡阳对于国军来说更加重要,长沙失陷,湘北战场尽数丢失,中国军队要想反攻必须守住衡阳,争取时间调集军队。

早在5月29日,蒋介石就意识到衡阳的重要性,一旦长沙不保,则必须全力坚守衡阳。因此,他命令方先觉率领第十军开赴衡阳加强城防,以备日军来袭。随后,第十军立即开赴衡阳,接手衡阳城防。

蒋介石之所以选择第十军,并不是没有道理的,当时在第九战区战斗力最强的有两支部队,一个是军委直属王牌第七十四军,当时正在与日寇激战,另外一个就是方先觉部有着“泰山军”之称的第十军。这支部队以能打硬仗、恶仗而著称,尤其擅长坚守。曾在棺材山阵地重挫日军,1941年第三次长沙会战,时任军长李玉堂率第十军将士坚守长沙城最后一道防线,与日军展开激烈厮杀,日军最终未能攻破第十军阵线。

第十军的坚守,也成就了薛岳的天炉大阵。当时方先觉司职第十军预10师师长,奉命防守妙高峰阵地,在遭受日军强烈攻击,损失惨重的情况下仍坚守不退,成为第十军最坚硬的防线,也最终击退日军。

战后,李玉堂升任第27集团军副司令,方先觉因作战勇猛,指挥出色被擢升为第十军军长。

这一次,值湖南生死存亡之际,蒋介石将守卫衡阳的任务交给了方先觉和他的泰山军。

为了强调此次坚守衡阳的重要性,蒋介石亲自打电话给方先觉,叮嘱他务必坚守衡阳七到十天,如果坚守不住,可直接向蒋发电报求援,蒋必会派军救援。方先觉领命,当即表示第十军一万七千将士,誓与衡阳共存亡。

实际上在第十军到达衡阳之前,衡阳市军民早已积极参加到修筑防御工事的行动中来,衡阳居民在支援军事行动中,被日军空投炸弹炸死的人数就超三千余人。各行各业将所有人力、物资、资金优先供应给衡阳守军,协助战防工程。方先觉到达衡阳之后,立即与作战参谋实地视察衡阳城内外防御工事,根据衡阳实际地形优势,再次对原有工事进行加固补充。

衡阳此前并没有遭受到日军的大规模袭击,但由于此处是战略要地,因此先期就在不断修筑防御工事。但按照此前国军的计划,守卫衡阳至少会安排四个主力军负责守卫,但目前只有方先觉一个第十军。并且第十军在前期常德会战时遭受了部分损失,原先满编9个团,目前全军仅剩不足7个团,新兵尚未补充到位。

并且主力第三师又被第九战区抽调到前线参战,实际到达衡阳的只有四个团,另加原衡阳守军58师,合起来只有不到三个师的兵力,为了有效利用衡阳的工事只能外围工事进行收缩。方先觉所面临的压力极大,从当时理论上来看,蒋介石要求方先觉守住衡阳七到十天,几乎就是无法完成的任务。

日本第11军军长横山勇是此次湖南会战的总指挥,湘北作战在他的策划和指挥下,十分顺利地拿下了长沙将薛岳彻底击败,他在军中的战绩一战超越冈村宁次和阿南惟几等名将。

长沙一战的巨大胜利,横山勇信心爆棚,他狂妄的表示要在七天之内打到桂林,彻底贯通南北交通线。一个小小的衡阳城,不足两万人的守军,在横山勇眼里根本形不成阻力,为了加快进军速度,他并没有立即抽调进攻长沙的主力部队进攻衡阳。而是将原先为进攻长沙准备的两个预备师团抽调出来,直奔衡阳,这两个建制完整的师团几乎没有遭受任何损失。

师团长向横山勇信誓旦旦的表示,决心三天拿下衡阳,根本没有把第十军视为对手。而实际上,这并不是方先觉和第11军第一次交手,早在常德会战的时候,第十军奉命救援常德,但那时常德已被11军重重包围。那时其他各路援军不是被日军所阻,就是认为救援常德已失去意义,唯独方先觉率领的第十军拼命向常德靠拢。

第十军将士在常德外围与第11军展开激烈交锋,横山勇没有想到,在国军中除了一个硌牙的七十四军,竟然还有一个难缠的第十军。尽管常德最终被日军攻克,但日军最终也付出了伤亡一万余人的惨重代价。而给日军造成如此重创的除了余程万的57师,就是方先觉第十军,方先觉也给横山勇留下了深刻印象。

方先觉非常清楚,现在的第十军兵员不齐,装备落后,唯一能够依靠的就是衡阳内外的坚固工事。与以往作战不同,这次他的阵地基础良好、并且有较为充分的时间进行修改加固,同时也得到了衡阳地区政府和民众的全力支持。衡阳的老百姓将自己生存的希望全部都寄托在了这支军队身上,日寇残暴嗜血,一旦衡阳城破,一场屠城无可避免,衡阳百姓几乎将自己所有的家当全部都捐了出来。

面对同胞的殷切希望和全力支持,第十军将士也早已抱定必死之决心,坚守衡阳。衡阳城面积并不大,也是一座千年古城,北部为山地丘陵地带,分布十余座海拔数百米的山峰,方先觉将这些制高点修筑成密集火力点。衡阳南部地势较为低洼,河流、水塘遍布,大部分为水稻田,为防止日军机械化部队从此处快速突围,衡阳政府动员民众将所有道路全部彻底破坏,掘开稻田水塘,将此地灌成一片沼泽。

衡阳城周边是第十军密集防守的主阵地,第十军在原有防御工事的基础上又修筑了大量碉堡、壁垒,明暗相间,形成密集的交叉火力点,保证所有范围实现无死角火力覆盖。方先觉针对衡阳城外特殊的地理地貌设计了一种特殊的战壕,外围被人工强行削成陡崖形态,正面、两翼设置交叉火力,上方挖掘手榴弹掷弹坑。当日军进行重火力攻击的时候,国军全部躲进工事,日军士兵发起冲锋到达阵地前沿之时,徒手无法攀援阵地,需借助云梯等工具,此时上方守军向下投掷手榴弹,两翼火力点对暴露在外的日军进行覆盖扫射。

这种工事在后来的战斗中发挥了巨大威力,日军在战后回忆录中将这种特殊战壕命名为“方先觉壕”。尽管第十军在日军到来之前已经竭尽所能做了一切能够做到的战前准备,但兵力不足仍然是方先觉心中最大的忧患。此时的湖南战场已经是风声鹤唳,四处告急,国军军委目前也无兵可调。

既然兄弟部队无兵可借,方先觉就只能指望第十军被抽调的第三军回援了。

战前方先觉命令第三师师长周庆祥速到衡阳一见,二人见面之后,方先觉很激动,他告诉周庆祥:“衡阳乃日军必争之地,必派大军全力攻城,我十军将士估计此次难有生还之机。我已决心率部与衡阳共存亡,还望三师兄弟顾念袍泽之情,日后来为我等收尸!”周庆祥闻听此言,当即表示:“我三师所有兄弟,生为十军人,死是十军魂。

衡阳危急之时,即便是违抗军令,我亦会率三师将士回援衡阳。此后,方先觉数次致电国军军委和第九战区请求将第三师调回衡阳,周庆祥也数次请命驰援衡阳,直到日军对衡阳发起进攻前夕,国军军委才同意周庆祥率两个团回援衡阳。就这样,方先觉在衡阳勉强凑够了9个团的兵力,一万七千两百余人,在衡阳等待日寇十余万兵力来袭。

6月27日,日军第68师团以及116师团,先后抵达衡阳城外,面对衡阳城内一万余守军,日军极为嚣张,仅仅经过一夜的简单准备,次日清晨便迫不及待的对衡阳发起了进攻。第68和116师团实际上是进攻长沙的预备队,但最终没能得到上战场的机会,此时日军各部在湖南战场上所向披靡,连战告捷,此二师团长也急于建功,急不可待的对第十军发起了猛攻。日军攻城的战术非常简单,先是炮火轰击,然后步兵冲锋,若遇挫则再派尖兵迂回包抄,不过这些招数对于他们的老对手第十军来说早已见惯不惊了。

方先觉的防御工事就是给日本人量身定制的,6月28日,日军先是进行了两个多小时的猛烈炮轰,然后便派出了尖兵小队开始尝试突破国军阵地。当第一支百余人的日军尖兵快速奔袭到国军阵地前沿的时候,突然发现眼前的防御阵地特别奇怪,到处是光秃秃的墙壁,高达数米所有凸出部位都已被削平,徒手根本无法攀爬。更危险的是自己正置身于一片没有掩护的开阔地带,正当日军刚刚抵达阵地前沿尚未做出反应之时,突然数十枚手榴弹从天而降,随即两侧突然出现数个暗堡机枪火力点,一百余人的日军尖兵小队,在一分钟之内被消灭殆尽,仅有数人侥幸逃回。

不过日军并没有因为首度进攻受挫而放慢脚步,反而命令部队从外围各个方向发起冲锋。多次与日军交手的方先觉很清楚,日本人打仗不要命,越是难打越是急躁,关键时刻往往失去理智连续发起自杀式冲锋。这种不要命的自杀式冲锋对于正面守军有很强的震慑力,如果没有足够强大的心理素质,很可能被日军突破。

但是第十军对于日本人这一特点非常熟悉,他们非常清楚当鬼子冲上来的时候,千万不能怕,你一怕,手一抖,鬼子就可能冲过来了。看见鬼子上来了要稳得住,机枪、手榴弹使劲招呼,小鬼子也是血肉之身,子弹一打一个洞,手雷一炸一大片,对于第十军老兵来说,既然小鬼子自己非要来送死,那咱们就照单全收。方先觉设计的防御阵地,目的就是根据日军特点最大程度地杀伤日军的有生力量。

日军发起进攻第一天,伤亡惨重,第二天继续发起冲锋,死伤过半,鬼子不服,第三天接着来,又死一大片,第四天当官的带头光着膀子向前冲,结果自己也报销了,第五天,师团长命令发起决死冲锋,不攻下衡阳绝不罢休。可是这血肉之躯确实硬不过子弹,又白白送上去一大批尸体,第五天被打回来之后,师团长想带着部队亲自上,横山勇强行下令停止进攻,日军第一次进攻宣告失败。

第68师团和116师团发起的第一次总攻持续了五天,这五天衡阳城外围炮火连天、枪林弹雨,日军无数的尸体丢在了前沿阵地。

这一仗,真的是激烈,连久经沙场的第十军老兵也算开了眼了,从来没打过这样的仗。日本鬼子一拨接一拨,一排接一排,排山倒海一样的拼命往国军机枪口上冲,见过不要命的,可真没见过这样不要命的,日本鬼子是真不怕死啊!前沿将士死死地抱着机枪对着日军拼命扫射,就靠机枪和手榴弹顶着了,第十军这回开了杀戒了,机枪手杀红了眼,枪管子都打红了。国军将士打了这么多年窝囊仗,从来没像今天这么扬眉吐气过,杀鬼子杀得那叫一个过瘾!这五天,日本人真叫一个惨,且不算伤兵有多少,仅丢失在战场上的尸体不超一万也有八千,当时衡阳周边早已是一片泽国,一场战斗下来,尸山血海,惨不忍睹,但日军只攻下一个张家山阵地其余各处无所获。

所幸第十军早已预料到衡阳一战必然险恶,所以在战前储备了大批弹药,保障了前线火力能够持续输出,这是之前中国军队在战场上很少见的情况,也是造成日军伤亡惨重的重要原因。但即便如此,弹药的消耗速度也大大超出了方先觉的预计,并且五天激战,国军将士也付出了巨大伤亡。

日军于7月2日停止第一次进攻,第十军抵抗了五天,实际上到7月5日时,第十军就已经完成了蒋介石坚守衡阳七天以上的任务。

但是,7月6日,方先觉接到国军军委命令,第十军需再坚守衡阳两个星期。方先觉顿时感到压力倍增,他不得不考虑重新部署防御计划。随即,方先觉向衡阳外围部队下达命令,先后放弃外围阵地向衡阳城防线收缩,紧急增加机枪碉堡、战防阵地,增加火力密度,加固防炮工事。

同时方先觉指示各部前线指挥官要求一线士兵尽量节省弹药,除非遇到大规模冲锋,否则坚持“三不打原则”即看不见不打、打不着不打、打不死不打,提高弹药使用效率。

7月11日,经过修整、补充的第第116师团发起了对衡阳的第二次进攻。日军的战术依旧没有太大改变,硬冲猛攻,但第十军的阵线已经收缩,火力更加密集,更加凶猛,尽管日军曾多次突破国军阵线,但无法深入,日军伤亡持续加大。

第二次进攻日军坚持了9天,7月19日,无法承受这种巨大伤亡和挫败的横山勇再次下达了停止进攻的命令。

此时的第十军也遇到了极大的困难,日军连续的猛攻,导致第十军伤亡持续增加,阵亡无算,仅伤兵就多达八千余人。弹药消耗殆尽,储存在衡阳城内的大批粮食被日军炸弹引燃,损失严重。

日军此时已有近十万部队围城,第十军外部补给全部被切断,仅靠空投补给勉强维持。衡阳城防线在日军的强攻下,再次向内部收缩,能够作战的国军士兵依旧坚持抵抗。日军第二次进攻失败所遭受的挫折远大于第一次失败,尽管没有确切的统计数据,但可以肯定日军自7月11日至19日发起的连续9天的进攻,被国军击毙者超一万人,受伤数万。

当时驻守衡阳外围的国军士兵,整夜都能清楚地听到日军军营中痛哭、哀嚎之声,日军各部战斗意志消沉到了极点。到这个时候第十军已坚守衡阳二十余天,早已完成了蒋介石的任务,方先觉召集了他的师长及参谋一起讨论第十军下一步该怎么办。到这个时候,第十军拼死抵抗了近一个月,阵亡六千余人,伤八千余人,剩下能拿枪作战的不足两千人。

并且,弹药即将告罄,缺医少药,粮食也所剩无几,可是日军后续还会有大批部队赶来,不拿下衡阳他们是不会罢休的。依照这个情况,第十军再打下去只有全军覆没一个下场,下一步怎么办?第十军的主要将领一时间也难下决断,第三师师长周庆祥提出突围,此时日军意志消沉,防线疏松,且他们此时正集中力量救治伤兵,若此时率两千精锐从日军薄弱处突围,定能成功。但最终,方先觉否决了这个方案,理由很简单,方先觉若是突围,那衡阳城内留守的上万百姓和那八千余伤兵弟兄怎么办?日本鬼子就是虎豹豺狼,根本没人性,他们要是落到鬼子手里只会惨死,方先觉决意坚守到底。

此外,蒋介石也再三告知方先觉,派出多路援军,只要坚持住,衡阳之围必解。

但方先觉却始终没有看到一个援兵到达,难道蒋介石欺骗了他?不,蒋介石对衡阳也是心急如焚,尽管方先觉的坚守大大超出了他的预期,但是衡阳却日益危急,他先后派出了79军等多路主力驰援衡阳,但是调兵电报再次被日军截获,横山勇提前调集重兵击退了国军援兵,国军救援计划失败。

8月初,横山勇亲自飞临衡阳外围前线,日军攻击部队也重新得到补充,8月3日,横山勇召集部队宣布战前总动员,发誓亲自坐镇指挥第三次进攻衡阳,若三天拿不下衡阳,他就在衡阳城外剖腹自尽。

8月4日,在横山勇的督战下,日军发起了近乎疯狂的进攻,据统计仅第一天日军就向衡阳城内发射了炮弹四万余发,数万日军向残缺不全的第十军阵地发起决死冲锋。

两千余国军将士依靠残余工事以及衡阳城内的断壁残垣,与日军展开激战,这些身心俱疲、食不果腹的国军残兵在最后竟然激发出了惊人的战斗力。抱定必死决心冲锋的日军,竟然被这些残兵打退十余次进攻,始终未能进入衡阳核心城区,国军的抵抗依旧在继续,日军的伤亡也在继续增加。

8月6日晚,横山勇在指挥部里对着他的参谋、师团长发出了近乎疯狂的咆哮,这是他从军以来从未遇到过的失败,也是大日本皇军前所未有之耻辱。他命令明日继续发起更猛烈的进攻,再拿不下衡阳,所有人全部剖腹自尽,向日本皇帝谢罪!

随后,横山勇开始思考瓦解方先觉斗志的方法,8月7日,日军逐步突破第十军残余阵地,开始靠近其核心阵地,也是方先觉的指挥部,中央银行地下金库。在当天,日军派人与国军第三师师长周庆祥联络,让他通知方先觉,当日起日军已经屠杀国军战地医院中的伤兵一千余人,若方先觉继续顽抗,这些伤兵及俘虏,都会被日军虐杀。

此事让方先觉大为震惊,周庆祥建议有条件与日军停战,方先觉冷静考虑后最终同意了周的建议,并派其与日军联络。为了护住数千第十军伤兵的性命,方先觉决定放弃抵抗,与日军停战。

日军高层对方先觉等第十军将士非常看重,要求横山勇亲自招抚方先觉,但横山勇认为方先觉这种铁血汉子根本不可能会同意为日本尽忠,因此只安排下属进行招抚工作。

果然,方先觉不仅不被日军许诺的高官厚禄所动,还拒绝日军医治,甚至想绝食自尽。

第十军浴血坚守衡阳四十七天,毙伤日军近十万,为抗战以来国军所取得最高战绩,第十军将士之抗战精神,引起了国内外民众的极度关切。蒋介石命令戴笠,不惜一切代价营救方先觉。

戴笠接到总裁亲令之后,立即安排手下精兵强将布置营救事宜,经过周密筹划,缜密行事,军统特工打通了衡阳城内伪军关系,秘密接近了关押方先觉等人的天主教堂。那时,日军已占领衡阳三个月,守备较为松懈,军统特工提前与关押在此的周庆祥等人取得联系,定好营救计划。11月19日凌晨时分,周庆祥等人来到方先觉的房间,告知他军统已派人来接应,他们依次从窗口坠绳而下,从后门悄然离去,守卫日军竟毫无察觉。

随后方先觉等人避过大路,徒步穿越田间野地,逃出日战区。方先觉后被护送至重庆,受到社会各界的热烈欢迎,蒋介石也亲自召见并款待于他。后来日军大肆宣传方先觉投降细节,并宣称方先觉是主动投诚,还向皇军表示效忠,当时社会舆论出现了部分质疑方先觉的声音。

但最终,人们识破日军挑拨之阴谋,方先觉等人也获得国民政府的嘉奖,但此后方先觉未再获得蒋介石重用。方先觉后来曾被调至汉中训兵,在城外修筑了一座“拜兵台”以纪念衡阳战死的第十军将士。1946年,第十军残存将士,回到衡阳故地,凭记忆挖出了五千余具在衡阳牺牲的国军将士遗骸,为他们收敛、合葬。

国军在此处为牺牲之烈士立碑以铭记其不朽功绩,衡阳百姓世代不忘烈士壮举!衡阳城破之后,毛主席曾在报刊上发表社论盛赞衡阳保卫战:坚守衡阳的守军是英勇的,衡阳人民付出了重大牺牲!。

相关文章